深渊摸鱼,老北京一只猹
nc律乙,笔名北茶

【双子】红冕乐队 (又名偶遇)

这个设定是【富少爷霞】×【乐队吉他手赮】的故事

本来在手机上给青禾做打字工,不知怎么的灵感就来了= =,赮是乐队吉他手的梗不知道是何年马月在微博上看到,不过稍有改动,不过还是想把提供梗的小天使找出来圈一下。莫名想起,然后就偷偷写了起来,平板反应太慢,码完不知道思路要断几次= =。

本来预定今天晚上看《人类群新闪耀时》,虽然我喜欢人物传记,但这本……我是在不感冒,人物写的都好浅= =,决定先让这个让我牵挂的脑洞写下来在熬夜看完那本破书。

放着仙魔鏖峰的曲集,说实话那是真‘难听啊,听着听着竟然断思路了woc,我忘了一开始给尼桑的设定是啥了,打算以后有空想起来了再码一次。

如果看到一半发现断片,那一定是因为音乐太难听我思路断了orz,总之,凑合看吧。

加存档(=^-ω-^=)

-------正文分割--

红冕酒吧坐落在苦境大街的最深处。

虽然地处偏僻,却一点也不影响慕名来到此地的游客酒友的流量。

红冕酒吧门上挂着“close”的牌子,昏暗的红色灯光倾洒在酒吧内部,赨梦和赯子正在清扫地面,赦天琴箕拿着布巾轻轻擦拭着她惯用的电子琴,挽风曲(百度输入法太不贴心,名字太难打,词库竟然没有红冕边城,就用挽风曲代替了= =)漫不经心的敲着成调又不成调的架子鼓。

门缓缓被推开,先入眼帘的是一双被牛仔裤包裹着的修长的腿,接着,身着红色兜帽卫衣的青年缓缓走了进来,抱着一个大箱子走进来,手臂上还挂着好几个塑料袋。

“哎呀,赮回来了。”正在擦拭酒杯的千玉屑抬头看了看上去举步艰难的赮一眼,招呼道“赯子,赨梦,快上去帮一把。”

赯子赨梦来到赮毕钵罗身边,搬走他手中的大箱子。

赮毕钵罗来到千玉屑身边,把东西放在吧台上,呼了口气,活动了一下肩膀。

“东西都买齐了么?”千玉屑继续侍弄手中的杯子。

赮毕钵罗没说话,缓缓从口袋里摸出一张折叠平整的纸,清单上的货物旁边都有一个小勾。

“看样子是都买齐了。”千玉屑点点头,放下手中的杯子。

”有一样在路上丢了。“赮毕钵罗缓缓道。

”是什么?“

”菩提叶佛珠。“

”那个啊……没关系,下次再去买吧。“

千玉屑把采购回来的货物一一放置到对应的位置上。

“辛苦了赮。”处理好一切的千玉屑回过头来对正在喝水的赮毕钵罗说。

没反应。

“赮,你怎么了?”赦天琴箕拨弄了一下键盘凑过来问。

赮毕钵罗摇摇头,示意没事,又牛饮一口水。

见他如此,众人也不多问什么。

赮毕钵罗一向孤僻冷淡,却又在某些方面执着到可怕,既然他不想回答,众人也不会勉强。

鬼方赤命从楼梯上信步走下,千玉屑为他倒了一杯果汁,“赤命,你告示牌弄好了?”

“弄好了,现在就等晚上了,”鬼方赤命看了一眼钟,“你们都准备一下,等下过来排练。”

鬼方赤命顿了顿,看了一眼赮毕钵罗,“赮,不管你发生了什么,快点给我调整好状态,等下排练我不想看到你这副模样。”

无声的默认。

妖市集团,由龙家管理,现在的代经理是龙戬,财团少主是龙霞,不过听说龙霞少爷无心掌权,心系学术研究,并且与法学系的禅仙雪隐以及哲学系的隐春秋,冲隐无为交好。

“龙霞,今天雪隐结了个案子,赚了一笔,想请我们几个好友喝酒庆祝一下,你来不来?”隐春秋发来消息。

“我今天还想回去和亚夫吃饭,就不去了。”龙霞笑着回复。

“你就只会逃,只要我们一讲到喝酒你总是逃,这次你还装什么呢!难怪系里都叫你侠菩提还真不是无稽之谈啊。”

“你知道还来找我做什么。”

“这次你来定了!我已经和龙戬伯父说过了!”

“真是败给你了,时间地址发来吧。”龙霞看着好友幼稚的举动不禁笑笑。

“下午五点,苦境大街尽头,红冕酒吧。”隐春秋怕他不来,又加一句,“我们三个会等你来,别想逃!”

龙霞发了个ok的表情,想着今天要喝酒,还是决定步行过去,将车停回车库之后,掉头沿着苦境大街走。

下午五点。

“龙霞!这儿!”雪隐先看到龙霞,向他招手。

“今天怎么会想到来这里?”龙霞打量着四周,“平时庆祝不是不会来酒吧吗?”

“你不知道,红冕酒吧是酒吧中的一股清流。至于为什么来嘛,红冕酒吧之所以出名,是因为红冕酒吧里面雪藏着一个实力不凡的乐队。”

“那个传说中的红冕乐队就是出自这里?”一直玩手机的冲隐无为抬起头问。

“没错。”

“你怎么知道,你不是一直不感兴趣吗?”隐春秋好奇。

“咱们的小学妹,缥缈月,对这个乐队眼馋很久了,不过一直等不到乐队演出。”

“那那个乐队是今天在这演出吗?”龙霞摸着下颚,问。

“没错!”

“今天乐队是全体成员集合演出耶,听说那个久不露面在外学习的赮也回来参加这次演出!"旁边一桌的小姑娘们讨论道。

“是啊,赮少好久都不来了,有几年了吧……好想念他的吉他哦,火热又不失温柔,真的太好听了!”

“赮?”龙霞回过头问雪隐。

“赮是乐队的吉他手,很有名,他弹的吉他确实不错。”

“能得你奖赏,那定是有过人之处。”龙霞喝了口茶。

”你喝什么茶,喝酒喝酒!“ 

”好好好,我喝……“

突然间,灯光一暗,整个店里黑暗一片。

先响起的是挽风曲的架子鼓声,接着键盘,贝斯,吉他,一一响起,混合着台下的尖叫声,鬼方赤命的歌声响了起来。

红色的聚光灯打在舞台上,又引起更大的尖叫声。

”这人气还真是高啊。“

”是啊……“龙霞无奈苦笑,静下心来听演唱。

渐渐的,他感到身边的尖叫都不见了,吉他声越来越清晰。龙霞渐渐听着这好友佳赞的吉他声。

在吉他声中,确实,有一种摇滚乐的火热,但确实掩盖不住温柔的曲调,这个吉他手,像是叫赮,一定是一个温柔的人。

但,为什么,乐曲中会有一丝悲伤呢……

龙霞在舞台上寻找着那一名吉他手,红色兜帽,深蓝色的牛仔裤……

那个不是自己今天在商场上遇到的,和自己长相几乎无异的少年吗?自己当时还没和他搭话,少年看了一眼他的脸就跑了,抱着一堆东西,走的匆匆忙忙,被自己撞到了也不检查一下手上的东西是不是有遗失,真是粗心。

结果还真掉了东西。

龙霞从口袋里拿出还没来及放回去的菩提叶佛珠,正好有这个机缘,等下找到他归还。

音乐会持续半个小时,就结束了。

赮毕钵罗总感觉刚才在演奏的时候有一股视线关注着自己,他却找不到视线所在。

叹了口气,提着吉他抓准人群间的缝隙溜上了楼,把吉他放在房间床头,走到门口踌躇了一会,回头看了一眼房间床头的位置,关上了门。

坐在吧台前,千玉屑走了过来,”辛苦了赮。“给他倒了一杯果汁。

”谢谢。“赮毕钵罗说,然后独自坐在酒吧吧台的角落。

”你看起来这么瘦弱,你就不怕有不法分子来找你麻烦?“在一边关注许久的龙霞走了过来,站在红衣少年身后说。

”红冕酒吧不会出现这种人。“赮毕钵罗慢悠悠的喝了一口果汁,”如果有,赤命会第一个把他轰出去,打不过就再加上琴箕。“

”你们都是这样解决问题?“龙霞在赮毕钵罗旁边坐下,也点了一杯果汁。

赮毕钵罗闻到龙霞身上淡淡的酒味,皱了皱眉,往角落挤了挤。

细心的龙霞自然是注意到了他的举动,很是伤心,挫败感席卷上心。

”你很讨厌我?“龙霞问。

赮毕钵罗摇摇头。

”你看上去对我很反感。“

”因为……“你喝了酒。赮毕钵罗若有若无的掩了掩鼻子。

龙霞很快发现了这个举动,低声道”我只是喝了一小杯鸡尾酒……“

赮毕钵罗这才抬头打量眼前这个听上去很委屈的人,一看就僵住了。

”你……“

龙霞看赮毕钵罗对自己还有印象,笑了笑,”今天撞到你真是不好意思,我还没向你道歉。“

”没关系。错的是我,你无需自责。“

”对了,你有东西掉了,你跑太快,想找你都没找到。“龙霞温柔的笑笑,从口袋里拿出今天早上赮毕钵罗丢失的佛珠。

”这是你的对吧。“

”嗯……“赮毕钵罗接过佛珠,道了谢,看着佛珠上的叶子发愣。

”别愣了,赮,这本就是给你的,拿着吧。“千玉屑不知什么时候转了过来。

”今天是我们七人相知的十周年了,每个人都配有一份礼物,这是给你的,收下吧。“在吧台帮忙的赦天琴箕也凑过来说。

”原来是这样……“

”这个菩提叶佛珠是为因缘而生,我有幸因此而遇到你。“龙霞看着赮毕钵罗,一向口舌如簧的他一时间却有些紧张的结巴,”我能否结识你这个朋友?我叫龙霞。“

说着并用茶水在桌子上写下龙霞二字。

”赮毕钵罗,你可以叫我赮。“赮毕钵罗对眼前的人莫名有好感,放下戒备,也在桌子上写下赮。

龙霞看着桌上的字,呆呆的说不出话。

半晌,龙霞笑了,”赮,我想带你见一个人,你愿意吗?“

赮毕钵罗虽然疑惑,但还是回答:

”好“

---END---

开不出长篇,要不要有后续看脑洞Orz,而且要摸到电脑。突然想开哥哥被弟弟绑架搞出的乌龙事件,最后腹黑哥哥报复的坑,现mark一下。
我写东西喜欢留悬念,写赮讨厌酒味本来是为了开后续准备的,可能只是小段子。因为有龙霞讨厌喝酒在先,所以就想他讨厌喝酒就可以用弟弟赮讨厌酒味来推脱自己讨厌喝酒了。。。在我心中的尼桑就是这么心机,他虽然温柔但绝对在弟弟面前不失强势,感觉赮没什么个人主见,就是在追随哥哥的步伐,很萌很萌,所以我更喜欢跟随的弟弟赮多一点,所以我是站侠赮的´_>`
刚刚还在讲伏笔,还有一个悬念就是最后要去见谁,这个已经不重要了,双子重要的就是同心,在一起就够了,如果皇叔在就更美满,但我觉得他们三个在一起有点圈乱,尤其是在我看了微博上一篇他们3-p-文以后,真的是整个人都不太好。。。
除夕夜景也留了几个悬念,比如赮一直不安的是什么,除夕夜景指的是什么,反正我就是写的模模糊糊,写不真切,我本生学理虽然喜欢看书(小说仅限同人)阅读也很好但是。。。作文已经是极差的地步,表达有限,不过因为我的看法常常和人有异所以经常逆cp,其实我也挺烦的,合胃口的粮真的超级少。。。不过我的cp观绝对不是空穴来风就是了。
写到完才发现,我……是不是有一半的引号都是打反的?!??!?!?

评论 ( 1 )
热度 ( 10 )

© 北茶-种草之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