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渊摸鱼,老北京一只猹
nc律乙,笔名北茶

风景

今天,朋友来看望她了,她正在整理着自己的房间。朋友瞥了一眼挂在一旁的发夹,问道:“这是什么年头的东西啊,你还留着。”

她摇摇头,说那是很重要的东西。

没错,那是依存在她心灵里的一丝温暖,是她心里的风景。

在小时候,家里很穷,只能供给姐姐读书,她只能休息在家里,但姐姐的学习不是很顺利。那一天,母亲带她去逛街,当从一个橱窗面前走过时,她的目光就离不开那个橱窗了。

在橱窗里精美小盒子躺着的是一枚发夹。它闪着的独特光泽倒映在她明亮的眼眸里。她一下子就愣在那里,一动不动,像是被附体了一般。

母亲似乎发现了这个微妙的变化,便对她咳嗽了一声,她不为所动。母亲看了看四周,对他说:“别看了,这个破烂货有什么好的,到时候给你买更好的。”

她眨了眨水灵灵的眼睛,半疑地望着母亲。母亲又看看四周,便说,“该走了。”说着便用又轻柔又粗暴的手把她拽走了。

毫无疑问,她无法忘记那天上集市看到的那个发夹,便去和母亲说。

母亲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说:“买什么买,我们给你的还不过多吗,唧唧歪歪烦死了,小孩子一边去。”

她便失望地到外面,望着大片的田野,眼泪悄然爬出眼眶。

就这样,为了得到那枚发夹,她每日勤苦的工作,努力赚钱。但好景不长,她的母亲爱上了赌博,赌输了很多钱,走投无路只能动用了她的工钱。

她知道了十分气愤,但又不敢反抗,姐姐也因学业不成被迫留级。她伤心极了,又一次坐在了田埂边,望着大片刚被收割完剩下的麦秸,枯黄的,只有蝴蝶仍在广阔的田野上飞舞,湛蓝的天空的云依然洁白,她的眼睛被耀眼太阳加工成一条缝。她决定了一个大事件——离家自己生活,丰衣足食。

这天晚上,她离开了家,来到城市,一边打着零工,一边开拓眼界。

她凭依自己的勤恳踏实夺得了很多人的认可,开始有了同伴,同时开始自己的学习之路,虽然是自学,但也认识会写字了。

每天的生活都很快乐,与朋友一起逛街,旅游。

有一天,她去书店想买几本书看看,路过一个街角的酒吧,听见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他没有回头,继续向前走,声音越来越近,是姐姐的声音,她顿了一顿,继续向前走。

姐姐似乎认出了她,本想叫住她,但也许是想到了以前对她的态度,也许是因为他衣着简朴,就和朋友说说笑笑,起走出了大门,与她擦肩而过。

第二天,她又一次路过那个酒吧,发现了在哪里的姐姐。

姐姐迎上来说:“妈妈死了,她有东西给你,就是这个,她叮嘱我找到你后就吧这个给你。”

“母亲?他过世了?”她接过姐姐手里的东西,是一个小盒子,打开盒子,里面有一封信还有一个精美的小盒子。她的心仿佛被抽了一下,向姐姐道了谢,便离开了。

那晚,她连夜赶回了那个他熟悉的田野,已经面目全非,她曾经居住的小房子已经不复存在,她抽出那封信,开始读起来。

虽然只有几个写得很潦草的字,勉强可以看懂,读完后,她对着那轮明月,无声的哭泣起来,抽泣,最终嚎啕大哭。

她睁开眼睛,要面对的是未来,珍惜的是现在,她向什么都没有的一片空地鞠了一躬,匆忙离去了。

她收好那枚发夹,说:“这是很重要的东西,不可以弄丢的,我的宝物。”

没错,这是她脑海里的珍贵回忆,是她心里的一处风景。。。。。。

 

评论
热度 ( 2 )

© 北茶-种草之王 | Powered by LOFTER